用哲學可燭照人生


  “我思,故我在。”“近代哲學之父”法國哲學家笛卡爾留下的這句名言,時隔幾個世紀後,似乎依然能反映當今法國人的某種精神氣質。《環球時報》記者前不久赴法國采訪,走訪了十幾所大學,一路下來最深刻的印象是,法國人太愛思考了,談人生,談理想,談哲學,對法國人來說,就像呼吸一樣,既稀鬆平常又不可或缺去台灣自遊行就去得多,有冇諗過跟台灣旅行團感受下不一樣的台灣呢?如果你想輕輕鬆鬆遊台灣,或者帶埋一家大細去外遊,希望機票食宿車程都可以有專人幫你安排得妥妥當當,咁就唔好錯過康泰旅行社由台南玩到台北嘅精選5天團啦~



法國小城勒索萊舉行哲學沙龍,討論“我是誰,我從哪來”。



  咖啡館+哲學


  漫步巴黎街頭,會看到各種文藝氣息濃厚的咖啡館,最有名的是塞納河左岸的花神咖啡館,這裏曾是法國哲學家薩特和波伏娃創作、會友的地方,被譽為哲學流派“存在主義”的誕生地。如今的花神咖啡館傳承了哲學討論的傳統,有人會定期在這裏舉行“哲學沙龍”。隨行的一名法國人向《環球時報》記者介紹,咖啡館與哲學是巴黎的一個奇妙組合,不過對於愛好哲學的人來說,花神咖啡館還是太過喧囂,最棒的體驗是位於巴黎第四區巴士底獄廣場的“燈塔咖啡館”。


  “燈塔咖啡館”是哲學家馬克·索泰1992年創辦的,當時是巴黎第一家哲學咖啡館,這裏每周末聘請一兩位文化名流當主持人,組織咖啡館的客人探討哲學問題。據了解,每次討論的主題都是客人投票選出的,比如“自由是無政府主義狀態嗎”“暴力有好壞之分嗎”“懶惰是否能算是一種權利”等。參與討論的人來自各行各業,有知識分子,也有企業職員、工人,甚至家庭主婦。這種哲學咖啡館後來風靡法國,類似的店在全法國有上百家,這種“咖啡館+哲學”模式後來用來泛指“平民化的哲學探討”,被引入到鄉村、醫院、監獄等地。


  法國人對哲學的熱愛,在巴黎天文臺也留下佐證。《環球時報》記者參觀巴黎天文臺時了解到,這裏每年會招收200多名市民學生修讀天文學學位,這個學位純屬榮譽性質,沒有任何實際作用,但有很多人爭相報名。天文臺的負責人說,天文學對法國人有重要的哲學意義,在研究宇宙的過程中會更深刻地理解人生。更令記者驚訝的是,巴黎火車站報刊亭出售一本名為《哲學》的雜誌,據了解,這本雜誌很暢銷,曾被評為法國最佳期刊獎,巴黎街頭的任何一個報刊亭都能買到。哲學這種看起來深奧又“無用”的東西竟棲身於市井報刊亭,足以反映出法國人平時的生活離不開哲學思考。


  孩子們為哲學打架


  “法國人浪漫嗎?”在巴黎綜合理工大學的一場座談會上,麵對記者的提問,幾名在法國留學多年的中國學生紛紛搖頭,他們表示,從他們接觸的法國師生中感受到,法國人最大的特質不是浪漫,而是理性和思辨。


  法國教育非常重視哲學,學生進入高中分科後,不論是文學類、科學類還是經管類,都要必修哲學課。根據法國教育部頒發的大綱,哲學課的目的是要“培養學生的批判性思維,並建立理性分析坐標,以領悟時代的意義”。高中畢業會考的第一門就是哲學,考4個小時的論述題。每年的考題都很深奧,比如今年的題目包括“我有權利做的一切事都是正確的嗎”“我們能從自身文化中解放出來嗎”“理性能夠解釋一切嗎”“藝術作品必然是美的嗎”等。據了解,每年考試完,法國媒體都會熱鬧地報道這些哲學考題,電視臺會邀請大學教授進行解讀,還會讓各路明星來談自己的看法。


  了解了法國深厚的哲學教育傳統後,也就不難理解法國中學生為什麽會為哲學打架。2015年夏,波爾多高中會考哲學考試的考場外,一名事後證實是康德信徒的考生喊了一句“黑格爾,你丫閉嘴”,立刻引起黑格爾擁躉的不滿,兩夥中學生陷入混戰遊泰國除左上山下海,其實仲有好多名勝古蹟等緊你去探索。泰國一天遊旅行團的好處就是行程靈活,不會影響旅遊計劃,又有導遊全程帶領做翻譯,不怕溝通上有問題。另外更有專車接送,帶你到不同的景點探索,唔洗plan勁方便!


  在這種高強度的哲學教育背景下長大的法國人,對思想、理論和邏輯特別看重。在法國生活多年的一個美國人對《環球時報》記者感慨道,“理論上可行,但是實踐中是否可行呢”這句常用的話,到了法國人那裏會變成“實踐中可行,但理論上是否可行呢”。


  近年來,隨著歐洲恐怖襲擊的增多,孩子會向父母提出有關生死、戰爭與和平、恐怖主義等問題,於是法國開始流行兒童哲學工作坊,老師會引導兒童思考“人類與動物的區別是什麽”“所有的人都是一樣的嗎”等問題。


  法國人思考,上帝不會發笑


  有句格言說:“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那麽,這麽愛思考的法國人究竟能從這些哲學話題的討論中獲得什麽呢?法國高等教育署的一名工作人員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他們從小學的哲學,並非一些哲學知識,而是認識世界的方法論。高中畢業後,有的人也許永遠不會再去讀盧梭、帕斯卡爾的書,但他們對世界和生活的思考不會停步。她拿起手中的《哲學》雜誌舉例說,哲學是可以指導生活的,就比如這本雜誌提到的主題詞“權威”,當父母開始對孩子大喊大叫的時候,說明他們已然喪失了對孩子的權威。身份和地位並不意味著權威的自然生成,有些人位高權重,但未必有真正的權威;一個剛入職場的姑娘則可能因為自己的靠譜贏得眾人的信任,進而獲得某種隱形的權威……聽她講著,《環球時報》記者似乎理解了法國人對哲學的癡迷。


  在法國采訪期間,恰好遇到法國教育界在討論一個現象——眾多畢業於名牌大學的法國高才生從投行等名企辭職,投身去做麵包師、屠夫、農夫等工作。“這種做法很‘法國’”,巴黎科學文藝人文大學的一名博士生談到此事時表示,她的一名同學名校畢業後有著很好的工作,後來辭職後去新西蘭買了一塊地,做起了“快樂農夫”。法國人因為每時每刻都在思考人生,對自己真正的內心需求很敏感,反而不那麽在意外在世俗的眼光,所以他們會做出一些令外人大跌眼鏡的事。


  因為有著獨特的哲學視角,法國人對世界的感受是多維度的,不是隻盯著經濟增長和經濟效益,他們尋求的是一種不以喪失生活品質和文化價值為代價的發展。所以有段時間法國媒體對日本的發展很不齒,稱之為“經濟螞蟻”。法國電影界對美國好萊塢的工業流水線作業也很排斥。這種文化心理在某種程度上也塑造了法國的經濟發展模式,他們比較有名的產業都與古老的農業、手工業有關,如葡萄酒、香水、奢侈品等香港文化深度遊



冬蟲夏草被譽為“軟黃金”

抗癌神話破滅 冬蟲夏草能否走下神壇?

抗癌神話破滅 冬蟲夏草能否走下神壇?

一斤十幾萬的冬蟲夏草根本就不含抗癌成分,這一消息猶如重磅炸彈,摧毀了經營多年的“蟲草神話”。

,在業內有著神壇地位。而此次把冬蟲夏草推向輿論深淵的,是中國科學院上海植物生理生態研究所王成樹團隊發布在國際知名科學雜誌《細胞》子刊《化學生物學》的一篇論文,其中指出了根據基因及產生模式,冬蟲夏草不可能含抗癌成分蟲草素和噴司他丁。

近年來,關於冬蟲夏草的爭議不斷。一方麵受企業和媒體熱捧,價格連年上漲。一方麵市場混亂,功效和安全性屢遭質疑。

隨著越來越多理性聲音的出現,瘋狂的市場能否回歸正常?偏離軌道的行業能否找回初心?

神壇上的冬蟲夏草

有業內人士指出,冬蟲夏草走向神壇,馬家軍曾是大力推手。90年代,中國女子中長跑“馬家軍”連破世界記錄震驚世界。馬俊仁宣稱運動員們的飲食秘訣是鱉精和蟲草(冬蟲夏草)。這一說法這讓冬蟲夏草格外受關註。

雖然功效沒有得到科學印證,但這並不影響國內消費者對冬蟲夏草的追捧。此後,由於利益驅使,商家宣稱的功效也越來越多,甚至把“抗癌”作為主要亮點。冬蟲夏草被捧上神壇,價格一路水漲船高。

冬蟲夏草的神壇地位,吸引了大批資本爭相追逐,同仁堂、太極集團、康美藥業等知名藥企積極開發冬蟲夏草項目,尤其是青海春天,一度把冬蟲夏草產業做到極致,其核心產品“極草”曾占據國內蟲草粉片市場超過一半市場份額,為公司創下超 20 億元的營收規模。

同時,由於企業的大肆營銷以及誇大宣傳,冬蟲夏草的地位被捧得越來越高,價格比黃金要貴出一倍多。

在熱捧中質疑纏身

被推向神壇之後,質疑也隨之而來。近年來,冬蟲夏草負麵消息不斷。

2014年,國際著名真菌學家、原安徽農業大學校長李增智在接受中央臺記者采訪時表示,冬蟲夏草其實就是一種真菌,是長在蟲子身上的蘑菇,過分炒作不正常。

這種說法在傳統醫學和現代醫學中,都有呼應。

《中國藥典》(2015版)指出,冬蟲夏草的功效為“補腎益肺、止血化痰,用於腎虛精虧、腰膝酸痛、久咳虛喘、勞嗽咯血”。其功效看起來與普通中藥材無異。

而中國科學院上海植物生理生態研究所對於蟲草的研究結果,被國際權威期刊發布,也進一步證實了,冬蟲夏草的抗癌依據不存在。

另外,記者在國內外權威性期刊也沒有找到關於冬蟲夏草有抗癌功效的定論。

但冬蟲夏草作為一種中草藥其成分太復雜,存在其他未知元素或未可知,所以冬蟲夏草的抗癌性雖然缺乏科學支持,也沒有完全被否定。

不隻是功效存疑,冬蟲夏草的安全性也屢爆負麵。

2016年2月,國家食藥監總局在其官網發布《關於冬蟲夏草類產品的消費提示》稱,在檢驗的冬蟲夏草、冬蟲夏草粉及純粉片產品中,砷含量為4.4~9.9 mg/kg。冬蟲夏草屬中藥材,不屬於藥食兩用物質。有關專家分析研判,保健食品國家安全標準中砷限量值為1.0 mg/kg,長期食用冬蟲夏草、冬蟲夏草粉及純粉片等產品會造成砷過量攝入,並可能在人體內蓄積,存在較高風險。

除了監管層麵的提示,冬蟲夏草的安全性問題也多次被媒體爆出。在某搜索引擎上,記者輸入“冬蟲夏草重金屬超標”,搜索結果上萬條。

這從側麵也反映出冬蟲夏草市場長期混亂,假冒偽劣泛濫的局麵。其中緣由,莫過於部分無良商家對利益的追逐。

身份尷尬 生產企業何去何從?

從食品到中藥再到保健品,冬蟲夏草的身份幾經波折,企業命運也隨之起起落落。

2009年衛生部的《關於普通食品中有關原料問題的批復》和2010年國家質檢總局食品生產監管司的《關於冬蟲夏草不得作為普通食品原料的通知》都規定,冬蟲夏草目前不得作為普通食品原料使用。

2012年6月份,國家食藥監總局下發《關於冬蟲夏草中藥飲片炮製規範有關問題的通知》,指出冬蟲夏草粉碎及壓製成片不屬於中藥飲片炮製範疇。

而2012年8月份,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印發了《冬蟲夏草用於保健食品試點工作方案》5家企業成為試點企業,包括同仁堂、康美藥業、青海春天、勁牌有限公司和江中藥業。這似乎讓冬蟲夏草保健品擁有了“合法身份”。

而讓人意外的是,2016年3月,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下發了《關於停止冬蟲夏草用於保健食品試點工作的通知》。冬蟲夏草用於保健品的試點工作被提前叫停,進入保健食品須統一報批。

記者在國家食藥監總局的數據庫裏查到,有“冬蟲夏草”字樣的保健食品有26條記錄,而含“蟲草”字樣的保健食品更是多達134條,其中涉及上百家,包括同仁堂、勁牌生物、康富來、江中製藥等大藥企。

可以看到,在這場監管的洪流中,一些企業已搶先上岸,而有些企業險則麵臨被“淹死”的風險。如青海春天極草純粉片就陷入了非食品、非藥品、非保健品的“三非”身份。一紙批文就讓占比公司營收近80%的核心產品全麵停產。“極草神話”戛然而止。如今,青海春天隻能靠廣告收入撐撐場麵。

那麽,已獲得保健字號的藥企是否擁有了免死金牌?他們還能再續冬蟲夏草神話嗎?記者認為,沒有了“抗癌功效”的加持,藥企暢想冬蟲夏草的美好“錢”景勢必會大打折扣。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

QR 编码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