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雨   



喜歡一個人靜靜的聽雨,傾聽那溫婉細膩的音符在窗臺Dermes躍動。又恰逢一個雨季,我便輕倚窗前,看著那盆在雨中浸沒的菊花獨自感傷。然而,被風一吹的窗戶驟然響起,頓時驚擾了我的沉思。我猛然回過神來,朝遠處的山眺望開去。遠處的山,一座挨著一座,又被霧靄層層包裹,像是覆蓋了厚厚的冰霜,又好似素紗遮面的仙子,若隱若現,甚是縹緲,耐人尋覓。也不知什麼鳥時不時飛進那林子裏,一眨眼便消失不見了,也許是它們厭倦了豔陽高照,想在此歸隱一時。更或許是羈鳥戀舊林吧,無論何時,終該有個歸宿才好。
  


一抹煙霧遮蔽了我再去細細窺看它們的目光,不得不由遠觀而轉為近看。雨千絲萬縷的落下,筆直的線條卻顯得纏纏綿綿。“春街小雨潤如酥”如果說,春雨是一位情竇初開的少女,溫婉典雅,滿懷浪漫。那麼,秋雨無疑是一名多愁善感,思緒萬千的怨女,略顯得成熟卻極其愁怨,令人疼惜不已,也不知博得了多少失意才子的鍾情?“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何等煽情;“西來秋雨扣窗櫺,小寄哀思痛訴情”何等淒清;“春風桃李花開日,秋雨梧桐葉落時”何等悲寂。秋雨歷來都是文人墨客抒發離情愁緒的代表,詩情畫意滿目悠然,淒美而又有些傷感。
  


站得久了,腿腳自然有點發麻,撐起傘決定去屋外走走,也想與這雨來一次親密接觸。院子裏積滿了水,剛一邁步,便被打濕了雙腳。即是如此,怎能擾亂我動情的腳步,我索性脫掉了鞋子,光著腳丫子走水。秋天的雨真有點涼,也可以說是冷吧!不過,脫都脫了,又怎麼好意思穿起來呢?雨隨著屋簷順流而下,乍看,像是為房屋掛起了水簾子。落在地上,又濺起一朵朵晶瑩的小水花。我挪步準備走出院子,地面的積水又泛起細小的波紋,一圈圈,一層層的排開,似乎一件美麗的水紋花衣不慎落在了地上。
  


走出院子,的確空曠了許多,深深的一口呼吸,嗅一絲寧靜Dermes淡泊於心。空氣裏微微還蘊含著被雨水洗淡的桂花香味,大概這場雨後,它又該與世無爭了吧!此時沒有古巷令我去穿梭,只有那一條熟悉的泥濘小道向村外延伸,隨後又消失在某個轉角處。即使如此,我還是不禁想起了戴望舒那句“撐著油紙傘,獨自彷徨在幽長幽長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著一個丁香一樣結著愁怨的姑娘”的淒美詩句。大概我也有過美好的祈盼吧,然而此時,我只是希望,能有個人陪我說說話,或者看看雨就夠了。可是放眼望去,孤身一人在雨中久久靜默,冷漠淒清又惆悵,可又不願匆匆離去。

砰、呯、砰……

鐵錘撞砸水泥地的震顫聲高壓通渠,夾雜著一陣陣刺耳的電鑽聲和榔頭擊敲牆體的“冬冬”聲,一下把我的思路打亂了。心緒煩躁,難以忍受,怏怏地逃離這充滿噪音的小屋。

從開春至今,十幾幢住宅樓裏,居室裝修幾乎沒有間斷過。鑿開牆壁埋電線,砸破地面裝地板,刮去塗料貼牆紙,打洞鑽眼安吊燈,甚至打掉原有的隔牆重新設置居室。一家裝修施工,上下左右十幾家鄰居株連遭罪,坐臥不安。其實,裝修戶也有苦衷,明知影響鄰居體息,萬般無奈,硬著頭皮,裝聾作啞,賠禮道歉,一直到裝修完畢才松一 高壓通渠  口氣。
常聽一些同事、朋友訴說住房裝修的煩惱。且不說裝修期間家裏搞得亂七八糟,把一家人折騰得精疲力盡,不得安寧。更令人煩惱的是,花了十幾年的積蓄,忙累了一個多月,沒有多長時間,便禍從天降。客廳天花板吊燈脫落,險些砸傷腦袋;房間地板開膠翹起,差點絆倒小孩;廚房牆磚一塊塊掉下來,滿地碎片;衛生間淋浴時地面滲水,樓下鄰居上門指責;牆上插座漏電,燒毀冰箱、彩電……出現了品質問題,施工人員杳無蹤影,很難找到。即使找到,也以種種理由推諉責任高壓通渠,置之不理,使你束手無策,無可奈何,自認倒楣,只好又找人重新修補。

隨著人們生活水準的提高,居住條件的改善,家庭居室裝璜市場越來越紅火。可是,國營、集體的裝璜公司嫌活計小,賺錢少,一般都不願承攬。於是,家庭居室裝修幾乎全由無證、無照、無技術的個體經營者接活。有些包工頭雖然有證有照,掛牌經營,但大多數是從街上臨時雇傭民工施工,技術、設備都極差,而且在施工中弄虛作假,偷工減料,以次充好,漫天要價,甚至野蠻施工,損壞房屋建築結構,擾亂居民正常生活。

當前亟待要解決的是堅決取締無施工資質證書、無營業執照、無經營場地的“三無”經營者,制定保護裝修戶利益和居民生活環境的法規,組織國營、集體裝璜公司佔領家庭居室裝璜市場。裝修戶切勿輕信一些個體經營者的花言巧語,以免上當受騙,後悔莫及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

QR 编码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