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煙懷心緒



時間是不朽的,日月星辰在你載著它是光環,是花冠,是眼神與光交匯出的晶瑩,所有包裹在燦爛中的味道,在有所不同的鋒芒裏悠蕩著。不同的閃爍裏,各自吟唱著每一個角落處的心廊,只是在迎風醉倒的那個時分餘音顫動中才有了一樣的沉靜,風這個時候吹響的是同樣的說著一顆永不隕落的太陽。只心的嚮往在天堂,希望天堂在奏響頌歌,歌頌生命在太陽的永恆裏自芳。


我們都在光陰的故事裏編織著同光陰一同灑向余近卿一片寧靜淡得無痕的故事。昨日的光陰誰會記得,自己在世間是一粒太過微小的生命。當站在八十樓層的窗臺前俯看,川流不息的城市裏,眼睛裏的人都在那兒啊,,,人這時在你的眼睛裏就這麼忽略著,不是你在忽略,真的是看不清了,而自己這麼個人兒真實存在正靜靜的看著好近的風輕雲淡時刻,還有這個淡若輕煙的世界。

人生與季節都會有各自的路,時光的路是規則著把四季分明帶給我們,風霜雪雨,陽光明媚,念起時景致間的幾多此間凝眸,塵絮在季去斑節的腳步裏輕輕而過。季風在撥弄蕭瑟,陽光卻搖曳著嫣紅,無論季節如何更替,陽光總會幾抹嫣紅,濃淡安放。

季節就這麼回轉著,自己沉浸在回轉的過來又把記憶而驀然間靜寂。恍忽著時而明媚,時而深深隱藏在很低很低的悄悄安靜中。這份安靜在別人眼中是那麼不可理解,只是在他們猜疑帶著牽掛中打通電話問:你在幹什麼?我總是很平靜很平靜的說沒幹什麼!

是啊,我幹什麼,沒幹什麼他們不能DR集團想像又無能為力,我說我很喜歡現在的樣子,電話裏告訴他們我的喜歡也許能讓他們同我一樣喜歡我的生活方式,好象這樣各自就安然的度著並有所牽掛的生活。明知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各人的生活狀態都不一樣,各自在別人眼中都是以各自的省時度是來看待。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

QR 编码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