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難解的眷念


近日看胡蘭成的《今生今世》,看得極其的緩慢,每日只讀一二節,倒不是因為樸實平淡乏味,相反有種驚豔的感覺。就像他說,桃花難畫,因要畫得它靜。而那些文字,何嘗不是畫中的桃花,一朵急件朵的,有紅的白的粉的,看似靜,實則那靜裏,是有幾分豔麗的。

知道胡蘭成,是緣於張愛玲。喜歡她,所以才會去瞭解他。或許,這就是所謂的“愛屋及烏。”儘管許多人對他沒有好感,認為他“下作”,但我還是因為愛玲的原因以及“今生今世”這四個字把它從網上購了回來牛欄牌問題奶粉

在《今生今世》中,胡蘭成對許多的人或事都描寫得非常詳細,並且用了許多方言,也許就是那些方言,讓我與他有了親切之感。一直喜歡讀帶著方言的書,方言,不僅反映了當地的風土人情,也令書中的語言更加生動有扁平疣趣。尤其用方言述說故鄉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

胡蘭成正是用這樣的方式,講述著胡村的故事,他的故事。

然,許久不曾記起的故鄉,就在那一字一句裏不經意地想起,甚至出現在夢裏。

對於山水,我有著割捨不斷的眷念,我想,是厭倦了繁華,又或是不願受物欲捆縛。山,有著曠世清幽;水,有著深遠寂靜。一直以來,希望去許許多多的小鎮,但那裏首先是如江南般街巷幽深,如麗江般古樸如畫,道旁河畔,垂柳拂水。可隨著時光的遠去,我早已被紛亂的塵世,給予太多無形的壓力,那些個柔腸百結的願望漸行漸遠。

有時,總覺得自己像一株無根的浮萍,在滾滾紅塵中匆匆奔波,為了生存,為了世俗,才弄得這般身不由已。戴著面具,把自己隱遁起來,過著另外一種放逐的生活,最後,那一點點想要留住的念想與牽掛,都付諸於似水流年。

記得初中的時候讀過常健的一句詩:“曲徑通幽處,禪房花木深。”只覺這才是我所嚮往的生活。在鬧市之外,擇一偶山青水秀的地方,建一所房屋,材料全是木頭,閑時垂釣,種菜,養花,擁有與清風明月共醉的生活。當然若你要尋來,必然要穿過一條幽長的曲徑。

縱然老家沒有這般的景象———參禪的僧者,晨鐘暮鼓,曲徑通幽,然而有溪山回環,家家良田幾畝,即使田畈不大,卻也迤邐開來,別有一番韻致。

清晨,亦可見陽光從林間悠然灑下,靈動的鳥兒在樹梢清唱;暮色四起時,亦可見綠蔭掩映的院落,嫋嫋的炊煙,緩緩上升,飄過田野,掠過溪水,越過山林,直到消失在天際深處。

其中的一花,一木,一物,一人,一風,一水,同樣有著“曲徑通幽深,禪房花木深。”的禪意與美景。想來,心中無念,皆可體會禪的境界;心中有景,處處皆美景。

“人有靈性,草木亦有;人有血肉,草木則無。”現實生活中,太多的勾心鬥角,爾虞我詐。而我們在疲憊的時候,需要的何嘗不是這樣的一份禪意與美景,任錯落有致的瓦舍,籬笆上盛開的野花,起伏連綿的青山,清澈如玉的溪水,來沉澱自己的心靈。

如此,更加地懷念故鄉。在那裏,才能攜一顆雲水之心,於喧囂繁雜的世界,看許多次的溪水流淌,聽許多次的風聲歌唱,賞許多次的花事爛漫,過著靜水流深的生活。

十月,素想

這個十月,很多的事都記掛在歲月深處,於是法國襯衫,心,也亂,理還亂。

漆黑的夜晚,一顆懵懂的少女心,抒寫著她的情感。

月光很美,但她卻被城市的霓虹燈擋住了,我看不清。夜,很冷很冷,厚厚的大衣不禁蜷起來。走在這街道上,燈光是如此閃耀,刺痛了我的雙眼,毫無防備,一個人走著走著瞬間累了,好想停下自己的腳步,好想停留在上一刻的時光。不知不覺,眼淚留下了。好累,好累,不知道要去哪。沒有思緒,註定,我風疹來錯了地方、、、、、、

夜,微涼,卻是如此寂寞。

一個人靜靜的走在這街道上,沒有方向,沒有目的。白日的繁華與擁擠,叫這個世界忘了如何停下腳步,緊促的節奏讓我喘不過氣來,好快,好累,好難過。

或許,我該忘掉了,太悲傷,太難過,叫我失去了自己。曾經以為,只要真心相對,就會有人懂,卻忘了,別人還是別人。努力去改變自己,不要太過認真。可是,還是會認真,還是會一如既往,還是會相信。或許,我錯了,對不印刷公司起,我總是改不掉。於是,我不再期待,不再盼望。因為,我知道,你不會期待,不會盼望。太累,太悲傷、、、、、、、

安靜,並不是沉入一片空白,而是有一個更深遠更寬廣的世界。

一個人的街道,安靜,是如此落寞。一直主張安靜。卻遭來許多人的反駁。身邊的人總是認為,我有一顆老的心,正值花季年齡,作為一個有為青年,不該這麼沒有激情。我寧願做一個安靜的女子。安靜時,寫寫文章,細細的品讀句子,感受那一份美好。願做個有思想的女子,暢遊在文字世界裏,尋找一份特殊的激情與快樂。喜歡靜靜的一個人,喜歡安靜的人和事。習慣了一個人的時光。安靜閒暇時,押 一口清茶,回味無窮,思緒無窮,流失的瞬間,留下了深刻的記憶。同風兒在奔跑,思緒飄滿了整個天空,走在夕陽的街道邊,去看看純淨的花,細細的看著筆尖滑落的悲傷、、、、、、

尋尋覓覓,莫失莫忘,換來一生淒涼

夜,靜思,握筆填寫,宿怨一片。幾多愁。這浮誇的年代,滾滾紅塵。這樣一個脆弱的女子,怎麼能夠經得起浮誇的現實,讓人心疼。是誰?負了一位佳人?何為情?何為愛?世間真情又有何在。看慣了多少文字,看慣了多少有情人。橋下風景美好,橋上女子望著橋下。一女子,靜立水中,吹亂了發絲,水中倒影,亭亭玉立,冰清如水。

思緒碎了一地,再也拼湊不回來

此時此刻,再也無意安睡,只願,相守,相望,只是,這樣就好!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

QR 编码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