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再美也抵不過一句好聚好散




在深深淺淺地紅塵中,是否有那麼一個人,曾經發了瘋的想,而今拼了命的忘。坐在房間裏,聽著那熟悉的歌曲,望著自己曾經點點滴滴寫過的文字,窗外旺角通渠的風還在肆意著它的薄涼,我終於寒顫著明白,再多的相濡以沫,終究不及一句相忘於江湖。

聽說森林公園的桃花開的正豔,很想當個賞花人,卻總不得閒暇。花開的時候卻珍貴,花落了就枯萎,錯過了花期只能怪自己。去年的櫻花開,去的晚些,只看到了滿地的落紅,今年卻連桃花開的時節也會忘記。或許人生就是這樣,好多的人和事總會在自己的念念不忘中忘得一乾二淨。夜深人靜的時候,總找不到自己在哪里,輾轉反側難成眠。有人說,人之所以失眠是因為你在別人的夢裏辛苦的忙碌著,或許這也應該是一種變形的幸福,至少你的夢裏還有我的出現。曾經總以為人生就這樣了,平靜的心拒絕在有浪潮,可是遇到你才發現,你又在英國大學留學我的波心投了影,然後發了芽,生了根,可惜你總卻看不懂我的沉默,又怎會懂我的難過,,所以我就這樣刻骨銘心的痛著。曾經也一度天真的以為,遇見了便是永恆,牽過的手不會再放開,並著的肩會一直走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爛,直到我們哪里也去不了,我還是你手心裏的寶。可惜轉眼卻陌路,咫尺天涯。獨自蜷縮在角落,仰望45度,不讓淚水滑落,最涼不過人心。紅塵總有夢,不必問是與非,這樣多年的是是非非,都獨自承受。其實我真的不夠堅強,只是如果不堅強,懦弱給誰看?在心底深處有一個聲音在撕心裂肺,可惜還要強顏歡笑。

眼前一片淩亂,三千桃紅,片片飄零,只剩下滿地的落花損;繁華似夢,點滴憔悴,滿屋的煙味還在時有時無。落花猶如墜樓人,流淚眼觀流淚眼,斷腸人惜斷腸人,總想著尋覓人生最美的風景,殊不知自己本身就是一道美麗的風景,當你在斷橋上看風景的時候你也成了別人的風景,也許就算落紅也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還會更護花,而我卻在無休無止的追求中錯過了一路美景,回首卻連燈火闌珊處都沒有一絲自我的影子。一生一世再難覓一雙人,淺唱低吟都是傷。碎了一地的相思,拾不起過往的惆悵,散了滿城的花香,尋不回記憶的那朵紅,紅塵深處,寂寞如花。

青春是場無知的奔忙,總會留下顛沛流離流離的傷,我寧願,邂逅最初,許我一場盛世煙花;我不求天長地久,只求在最美的年華遇到你。塵世的屋簷下,有多少人就有多少事,有多少愛就有多少痛,就有多少斷腸人。最初不相識,最終不相守。

世上所有的相遇都是重逢

世上所有的相遇都是重逢,今生你遇到的人,無論善緣Dr Max還是孽緣,都是你前世的故人。人只要隨緣生活,接受因果,就能過得自在。所以,珍惜今生遇到的有緣人,把前世欠的債還了,把前世留下的遺憾彌補了,就是今生的意義。我慶倖自己遇到了前世的愛人,今生我們依然如此的相愛。

一直是個很懶的人,所以不像很多人那樣去追求新奇和Dr Max激情。我的愛是那種幾次輪回都不曾改變,不管過了500年,還是1000年,遇到了,還是能認出來,還是能記起相愛的感覺。有人說,記性太好的人難幸福,因為該忘掉的忘不了。可我卻因為記得而感到幸福,記得在前世,我們一家三口是那樣的幸福,那麼相親相愛。那一世,我們在花園裏賞花,我和兒子在吟詩作對,丈夫在一旁傻笑著欣賞。記得花園裏有我愛的竹子,有蓮花,都是我今生依然愛的 。丈夫經商,我在家教兒子讀詩書,團聚的日子很少,可是很甜蜜。那一世,我們留下了兩個遺憾:夫妻沒能白頭到老;兒子有了功名,母親沒能享福也離世了。幸運的是老天給了我和你們相遇的緣份,給了我記起前世的記憶力。800多年過去了,還是會一遇見就有愛的感覺,就有離不開的感覺,就有重逢的感覺。終於明白,無論等了多久,那一世的愛還是會再來,不管經過了幾次輪回,遇到了就再也不會錯過。

不是沒有機會,只是太懶,只是不想換自己心裏的Dr Max最愛。那在心裏800多年的愛,就如同沉睡的蓮子又復蘇了,生根發芽了。你我的相遇,不為恩怨,是為那 800年不變的愛戀,那一世的幸福和遺憾。這一世,你要陪我到老,這一世,你不會再丟下我先走 ,這一世,你要讓我幸福。這一世,我要和你朝朝暮暮;這一世,我依然無怨無悔的愛你;這一世,我給你彌補前世的遺憾;這一世,我讓你好好的和我相愛。

寒煙懷心緒



時間是不朽的,日月星辰在你載著它是光環,是花冠,是眼神與光交匯出的晶瑩,所有包裹在燦爛中的味道,在有所不同的鋒芒裏悠蕩著。不同的閃爍裏,各自吟唱著每一個角落處的心廊,只是在迎風醉倒的那個時分餘音顫動中才有了一樣的沉靜,風這個時候吹響的是同樣的說著一顆永不隕落的太陽。只心的嚮往在天堂,希望天堂在奏響頌歌,歌頌生命在太陽的永恆裏自芳。


我們都在光陰的故事裏編織著同光陰一同灑向余近卿一片寧靜淡得無痕的故事。昨日的光陰誰會記得,自己在世間是一粒太過微小的生命。當站在八十樓層的窗臺前俯看,川流不息的城市裏,眼睛裏的人都在那兒啊,,,人這時在你的眼睛裏就這麼忽略著,不是你在忽略,真的是看不清了,而自己這麼個人兒真實存在正靜靜的看著好近的風輕雲淡時刻,還有這個淡若輕煙的世界。

人生與季節都會有各自的路,時光的路是規則著把四季分明帶給我們,風霜雪雨,陽光明媚,念起時景致間的幾多此間凝眸,塵絮在季去斑節的腳步裏輕輕而過。季風在撥弄蕭瑟,陽光卻搖曳著嫣紅,無論季節如何更替,陽光總會幾抹嫣紅,濃淡安放。

季節就這麼回轉著,自己沉浸在回轉的過來又把記憶而驀然間靜寂。恍忽著時而明媚,時而深深隱藏在很低很低的悄悄安靜中。這份安靜在別人眼中是那麼不可理解,只是在他們猜疑帶著牽掛中打通電話問:你在幹什麼?我總是很平靜很平靜的說沒幹什麼!

是啊,我幹什麼,沒幹什麼他們不能DR集團想像又無能為力,我說我很喜歡現在的樣子,電話裏告訴他們我的喜歡也許能讓他們同我一樣喜歡我的生活方式,好象這樣各自就安然的度著並有所牽掛的生活。明知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各人的生活狀態都不一樣,各自在別人眼中都是以各自的省時度是來看待。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

QR 编码
QR